文夏SummerTime

也不知道他的笑容究竟拯救了我多少。

我白昼的月亮,我子夜的太阳。
我凌晨四点的海棠花。

“可一想到终将是你的路人,
便觉得,沦为整个世界的路人。
风虽大,都绕过我的灵魂。”

评论
©文夏SummerTim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