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SummerTime

也不知道他的笑容究竟拯救了我多少。

我白昼的月亮,我子夜的太阳。
我凌晨四点的海棠花。

七月终焉

——有些事情没有缘由也不需要缘由,就是这样发生了,就是结局。

我开始习惯了安静。
一个人在路上走,有目标或者没有、就这么走着。
北方的七月,这样的夏天。
安静总是能让人想起很多事情,比如第一次交谈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扔了几句话又莫名其妙地转身的少年。
再比如那个有些暗的早上被扬起的浅蓝色窗帘,还有笑着侧身把手指竖在唇边,显得跳脱又恣意的少年。
甚至一起坐在长廊里,有的没的聊着不着边际的事情的,又会突然地冒出各种奇妙点子的少年。
现在再想想,都是太美的画面。
浑身洋溢着的,满满都是青春都是朝气。

北方的七月,这样的夏天。
我喜欢夏天,没什么缘由的,纯粹的喜欢。
天空很高很蓝,风很急,夹带着一丝热气。
关于你的事情我的事情我们的事情,都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其实我比我想象中更加在乎,也比我想象中更加不在乎。
不然怎么会这么疼,疼过了又不知悔改的回味一遍。
最后没心没肺地跑出去君子如疯。

我开始习惯了安静。
安静是很好的,让人很沉静,能思考很多东西。
其实疼痛是好的,淋漓鲜活,一洗所有麻木。
我相信真实的感知是要以疼痛为代价的。
疼过,就忘了。
至少自欺欺人地认为是忘了。

我知道七月是故事的结局。

评论
热度(3)
©文夏SummerTim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