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SummerTime

也不知道他的笑容究竟拯救了我多少。

我白昼的月亮,我子夜的太阳。
我凌晨四点的海棠花。

【全职/喻文州】向远方

2015.2.10 广州

    喻文州最后看了一眼手上的账号卡,底色是明亮不失沉稳的银白,在黑金色齿轮上,乌金的笔画勾勒出平展的双翼,举翅欲飞,交错的长剑上有两个漂亮的花体字。

    是荣耀的logo。

    眨了眨眼,还是把它放进了口袋,桌面上小巧的锁头却被收到了一边。

    “文州——快点儿,蛋糕都准备好了。”餐厅里遥遥传来母亲的呼唤。

    “来了。”他也稍微提高一些音量,按灭了台灯站起身来。

     今天开始他就十五岁了,初三啦。

     成绩优秀,相貌俊秀,气质温和,除了对网络游戏稍微有些喜欢过了头之外,没有什么可以批评的地方。

     也许是应该朝着所有人期待的那个方向走的,把所有精力用在学习上,考一个好高中好大学,皆大欢喜。

     那么荣耀呢?

     大致是喻文州是有点儿死心眼的人。

     这可是最舍不得,最喜欢的事情啊,如果就这么说放弃就放弃了,总归还是会后悔的吧。

     他的左手里是一沓稿纸,上面的字迹清秀端正,属于他自己——他从来都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从为什么要玩荣耀为什么要参加训练营一直到失败以后的退路,一二三四列的清晰详细。

    因为喜欢荣耀,所以才会这样思考,才会有这样的勇气和决心。

    喻文州的右手插在口袋里,轻轻的碰了碰那张账号卡,是荣耀。

    飞吧,像那双举翅欲飞的翅膀,向着荣耀飞去——远方一定是终会到达的此方。

评论
热度(3)
©文夏SummerTim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