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SummerTime

也不知道他的笑容究竟拯救了我多少。

我白昼的月亮,我子夜的太阳。
我凌晨四点的海棠花。

【全职/全员向/后来】日光之下无新事(1)

  越云正把蓝雨洒,临海微草开百花。

  皇风呼啸雷霆下,虚空里轮回昭华。

  三零一转神奇夸,义斩轻裁贺武话。

  明青旧色烟雨纱,兴欣嘉世霸图画。

                                            ——选自《时间都去哪儿了》填词:一九八零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一个时代的结束,也代表着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他们的过去,还有他们的未来,

  都在这里。

———————————————————————————————

  ——“有的时候,人们哭泣并不是因为软弱,而是因为坚强了太久。”

【1】

  我第一次真正见到沐沐哭是在她决定退役的那个晚上。

  在提起她英年早逝的兄长的时候,她没哭。

  在叶修退役的时候,她没哭。

  在第十一赛季拼尽全力却仍止步八强的时候,她也没哭。

  而这个晚上,她哭的有点猛,我却觉得游戏痛快潇洒。

  一直以来,她身上背负了那么多,她的哥哥没来得及追求的荣耀,兴欣队友们的信任和喜爱,对荣耀的执着和信念,还有叶修没走完的路。

  也许,比我知道的还要多。

  她抬起手的那一瞬间,我看到她手腕上印着兴欣队徽的金属手链闪了闪光。

  她很坚强。

  而现在,在她二十八岁,第十四赛季结束的夏天,她把她的坚强,尽数分给了我们,连同她的一份荣耀。

  而我这时候握住她的手,微笑了起来。

——————————————————————————————

【2】

  

评论
热度(4)
©文夏SummerTim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