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SummerTime

也不知道他的笑容究竟拯救了我多少。

我白昼的月亮,我子夜的太阳。
我凌晨四点的海棠花。

【全职/全员向】干杯

【在前面说几句话好啦www】:本意真的是仅仅写一个关于他们的过去和现在以及未来的故事,不过好像在这里显得不是怎么明显╮(╯▽╰)╭后来突然想到了另外的表达方式,于是诞生了开篇和结尾的“我”。这个“我”是谁大家可以随便想象,我并没直接写表露身份的句子,“我”可以是某个职业选手,某个职业玩家,甚至是我和你。

——————————————————————————————

【会不会 有一天 时间真的能倒退

退回 你的我的 回不去的 悠悠的岁月

也许会 有一天 荣耀真的有终点

也要和你举起回忆酿的甜 和你再干一杯】

依稀记得最初接触荣耀的十几岁。

那时的我还是稚气未脱,我这那张薄薄的账号卡,心里止不住的欢喜。

荣耀,这名字就让人喜欢。

后来过几年,街上就总能见到职业选手和账号卡的海报了。

而现在,满街的电子屏上还是荣耀。

——最后的三个小时

——————————————————————————————

【如果说 要我选出 代表荣耀 那个画面

浮现了 那个奖杯 那些训练 那年夏天

那一张 边哭边笑 还要拥抱 是你的脸

想起来 剑与诅咒 话唠手残 可是多怀念】

第六赛季的夏天是蓝色的,深邃瑰丽却不张扬的蓝色,蓝雨的蓝色。

黄少天对着话筒,一瞬间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说出去八成比我什么都不想说杀伤力还大吧?

滔滔不绝了一堆废话。

后来的庆功宴,明明谁都没喝酒却一个个都像喝醉了一样,叽里咕噜叨咕着没人能听懂的只言片语。

有没有传说,至少他们都记得。

而后来,黄少天退役的那个夏天,他握着夜雨声烦的账号卡,坐在宿舍的窗边,看窗外车水马龙,G市的夜,再晚也依旧是繁华一片。

早上醒来的时候身上披了件衣服,而衣服的主人,在门外敲起了门。

蓝雨冷静温和的队长对着自己的搭档好友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并不是漫画,所以不会有你离开我就和你一起走,有的只是,连着你的份一起努力。

还有很多个夏天。

他们都这样想着,背过身后却依旧红了眼眶。

【怀念总是 突然怀念 不谈条件

当回忆 冲破屏幕 冲出岁月 在我眼前

我和你 盯着地图 想着战略 在赛场内

说好了 无论如何 一起走到 巅峰最高点】

张佳乐十七岁的时候单纯的很,脑子里想得全是考试和荣耀。

每天深夜翻出去网吧打荣耀,又伴着微熹的晨光踩着单车穿过小巷回家假装好好睡了一夜。

这就是他的生活方式。

他遇见孙哲平是一个考砸了——倒数第二——的夜晚,按着键盘经历了一场混战,然后少年的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嘿,你的技术看起不错,要不要和我来个组合?

而他的关注点却落在了对方的id,落花狼藉?真巧,我叫百花缭乱。

那年孙哲平也十七岁。

【现在就是 那个荣耀 那个顶点
为什么 你的身边 我的身边 不是同一边
我们曾像 诺亚方舟 执着誓言
只是我 为了冠军 守着百花 模糊了视线】

后来他们的组合真的为无数人所称道,繁花血景。

而后来的事情,不说也罢,只需要知道,世界上只有一个张佳乐,也只有一个孙哲平,他们的繁华血景,也只有一个。

虽然,已各自出发。

而目光微扬,指向的是同样的远方。

这些年 挑了轮回 挑了徽草 挑了蓝雨
却发现 干不掉的 抗不了的 还是那人
人生是 怎能认命 怎能宿命 怎好宿醉
只渴望 一如既往 拼搏到底 到那最高点

霸图战队的训练室门上,贴着一张精确到分的时间表。

咳,在第四赛季之前,只是精确到小时。

纸的边角贴了透明胶以防卷角,看得出是很用心的被保护着,然而稍浅的字和稍显干枯的纸质都能代表着它经历过的岁月。

一如既往。

这四个字被贯彻始终。

征途就是 胜利失败 一路磨炼

到最后 还有梦想 还有信念 还有明天
有时候 好想继续 好想继续 却没机会
期待会 你会不会 他会不会 明年再回来

时光如水流,从不为谁停留。

可是梦想,也并不是说得飘亮。

——————————————————————————————

终究会 有一天 我们都变成昨天
荣耀 陪我走过 一生一回 匆匆的人间

耳边是一片喧嚣。

尖叫声,呼喊声,叫喝声,还有隐约的啜泣声。

屏幕里还放着荣耀回顾,从第一赛季开始,斗神拳皇枪王魔术师,绽放着他们最绚丽的光辉。

有一天 就是今天 今天就是有一天
说出一直没说 对你的感谢 和你再乾一杯

我又开了荣耀。

这里也是一片喧嚣。

巨大的音效,飞扬的血花和炸开的光影,热闹激烈。

喊着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的早就打得不可开交。

那一片片炽白的光刺眼的让我有种流泪的冲动。

明明手速已经并没多快,可我就觉得,我还是青春的样子。

身披荣耀。

山,水,天空,路德,房屋,NPC,还有这些角色,在这最后的花火以后,归于寂静。

为了荣耀万岁 岁岁和年年

我不知道我带着并未传出任何声响的耳机在屏幕前坐了多久。

接着抬头望向窗外。

窗外是一片喧嚣。

夜里的城市依旧车水马龙,万家灯火。

汽笛声,风声,甚至路边小情路的吵闹声,都异常的清晰。

我觉得熟悉。

时间都停了

那个像是闪光弹,而那个是斗者意志,那这个?是热感飞弹吧……

我终于是哭了出来。

大声地,激烈地,撕心裂肺地。

手里还握着那张卡。

那张,即使小心保护也依旧能看出岁月的痕迹的,账号卡。

一如多年以前,十几岁的我第一次握着它的时候。

他们都回来了

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终结的却并不仅仅是一个时代。

这下是真的,把那些青春的豪言壮志,埋葬了。

可是世界就是这样,轮回,不息。

我们已经留在了那片喧嚣和绚丽之中,可是总有些东西提醒着人们,我们来过。

怀念的人啊 等你的来到

——运行近三十年的键盘网游《荣耀》于今夜十二时,正式停运。

评论(1)
热度(16)
©文夏SummerTime
Powered by LOFTER